Friday, March 18, 2011

荒谬的墨子

《墨子·鲁问》记载,鲁阳文君将要进攻郑国,墨子听说后就去阻止。在劝说鲁阳文君时,墨子使用的便是类比思维。墨子问鲁阳文君:“假如鲁阳四境之内,大城打小城,大家族攻伐小家族,那会怎么样?”
鲁阳文君说:“鲁阳四境之内都是我的臣民,假如谁相互攻伐,我一定惩罚他们。”
墨子又说:“上天兼有整个天下,就如同你拥有鲁阳四境之内的一切。现在你攻打郑国,你就不怕上天惩罚你吗?”
鲁阳文君说:“我攻打郑国顺乎天意。郑国三代弑君,上天惩罚他三年都有灾荒。我要助天讨伐郑国。”
墨子说:“举个例子来说,有一个人,逞强不守规矩,不成器,因而他父亲拿竹板就打他。这时候,临家大爷也拿起木棍来打这个人,还说:我打他,是顺应他父亲的意志。这岂不是太荒谬了吗?”

荒谬的是墨子!
不肖之子的父亲打儿子,临家大爷过来帮着打,怎么能与鲁阳文君帮着上天惩罚郑国相类比呢?非要类比,那也得不肖之子的兄弟帮着父亲打。

假如还是没有看明白墨子到底荒谬在什么地方,那么,本人不揣浅陋,也用类比思维予以举例说明:
布什想攻打伊拉克,墨子前去阻止,问布什:“假如得克撒斯州与路易斯安纳州相互攻伐,你愿意吗?”
布什:“当然不愿意,我会运用宪法赋予我的权力惩罚他们。”
墨子:“联合国安理会负责世界安全事务,你攻打伊拉克,联合国安理会愿意吗?”
布什:“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跟恐怖分子也不明不白。联合国对此很生气,已经对它进行了经济制裁。我攻打伊拉克,是顺从联合国的意志,就是帮着联合国制裁它。”
墨子:“no!no!你没有资格这样制裁伊拉克。打个比方说,有个不肖之子,他父亲要用鞭子惩罚他。临家大爷跑过来,抡起杠子就打这不肖之子,边打边说:‘我替老子打儿子。’不肖之子关临家大爷什么事?临家大爷这不是很荒谬吗?”
旁边普京、施罗德们不乐意了,对墨子说:“得了吧,你的比喻不正确。难道美国不是联合国的儿子,而是联合国的邻居?照你这么说,得克撒斯州是美利坚合众国的邻居。”
布什:“墨老先生的比喻我喜欢,又不喜欢。说美国是联合国的邻居我爱听,说得克萨斯州是美国的邻居我不喜欢听。得克萨斯州与美利坚合众国是父子关系,而不是邻居关系。美利坚合众国与联合国是邻居关系,而不是父子关系。联合国不让允许我打伊拉克,哼哼,我非打,反正我只是他的邻居,又不是他的儿子,我怕他鸟做甚?”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